主办:中共湖北省委
承办:中共湖北省委办公厅
   中共湖北省委政研室(省改革办)

www.policy.net.cn

当前位置: 首页 > 政策文稿 > 推荐阅读

推荐阅读

习近平总书记的成长之路

(发布时间:2017-10-22)

学习时报特约评论员
  一个国家、一个政党,领导核心至关重要。在强国强军新征程上,在民族复兴关键当口,确立和维护习近平总书记这个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关乎旗帜道路方向,关乎党运国脉军魂。因此,必须把忠诚核心、拥戴核心、维护核心作为最大的政治,融入血脉、植入灵魂,化为坚定的信仰信念和自觉行动。而信仰上的坚定、政治上的坚守、行动上的紧跟,最根本、最深刻的是来自内心的崇敬与爱戴。心灵上的情感认同最深沉最真挚,也最持久最牢靠。
  有一种信仰薪火相传——习近平总书记是在浓郁革命氛围中成长起来的我党领袖
  信仰的力量一往无前、源源不断;信仰的传承筋骨相连、生生不息。习近平总书记出生在一个红色革命家庭,父母都是一生追随共产党、追求真理的老革命。父亲习仲勋曾是党和国家领导人之一,13岁参加革命,18岁就组织领导了甘肃境内的“两当起义”,19岁与刘志丹等同志创建陕甘边照金革命根据地,21岁被推选为陕甘边区苏维埃政府主席。后来在错误肃反中被王明路线执行者关押,党中央毛主席到达陕北后才得以平反。“文革”后负重受命,担任广东省委第一书记,为中国的改革开放“杀出一条血路”。在习仲勋身上,无论身居高位还是身处逆境,无论是在老区还是在特区,对共产主义的信仰坚定不移,革命风骨初心不变,毛主席曾给他亲笔题词:“党的利益在第一位”。母亲齐心也是13岁参加革命,17岁入党,此后几十年转战南北,一心向党、矢志不渝。
  父母的奋斗经历,对习近平总书记的影响极其深远。2001年10月,他在给父亲88岁生日的拜寿信中写道:“无论是白色恐怖的年代,还是极‘左’路线时期;无论是受人诬陷,还是身处逆境,爸爸对共产主义的信念仍坚定不移,相信我们的党是伟大的、正确的、光荣的。您的言行为我们指明了正确的前进方向。”习近平总书记还经常谈起五六岁时随母亲买《岳飞传》《岳母刺字》等小人书的故事。他说:“‘精忠报国’四个字,我从那个时候一直记到现在,它也是我一生追求的目标”。这种浓郁革命氛围的熏陶,使习近平总书记从小受到很严格的革命传统教育,充满着对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的坚定信仰,充满着“革命理想高于天”的豪迈情怀,不管何时、何地、何种情况下,始终没有对党产生过怀疑和动摇,先后写了8份入团申请书、10份入党申请书。连很多外国人也都感叹,“习近平先天具有爱国主义和忠于信仰的基因”。
  这种“先天基因”和“红色血脉”,已经成为习近平总书记与生俱来的信念本源和信仰根基。担任党的总书记后,面对一些党员、干部信仰缺失、信念动摇等问题,他明确提出:共产党员要把好“总开关”,不能得“软骨病”,要铸就坚守信仰的钢筋铁骨和铜墙铁壁。他在很多重大场合反复告诫全党:“一切向前走,都不能忘记走过的路;走得再远、走到再光辉的未来,也不能忘记走过的过去,不能忘记为什么出发”,号召全党一定要“不忘初心、继续前进”。这既是对8900多万党员的时代考问和政治提醒,也是向国际国内的政治宣告和道路宣示。习近平总书记身上继承和展现出的马克思主义政治家的笃定信仰、远见卓识、历史担当,正是当今中国共产党人的精神旗帜,是坚定我们信仰信念的领航灯塔,指引我们永远跟着党,将革命进行到底。
  有一种磨砺百折不挠——习近平总书记是在苦难历史和曲折经历中成长起来的我党领袖
  习近平总书记的父亲习仲勋从1962年受冤屈,被关押审查长达16年之久。这期间,母亲齐心带着尚未成年的小儿子习远平在河南省黄泛区的一个农场劳动,两个姐姐被下放到生产建设兵团,习近平总书记也因此受过批斗,挨过饥饿,流浪过甚至被关押过,最终到陕北插队当农民。一家人天南地北、骨肉分离。
  今年初,《学习时报》先后用26个专版,以采访实录的形式反映习近平总书记的知青岁月,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在当年上山下乡的全国知青中,习近平总书记是“老三届”中年龄最小的,他插队去的陕北是全国知青中条件最艰苦的地方之一,他也是在农村待的时间最长的极少数知青之一。1969年上山下乡的时候,习近平总书记属于老初一学生,只有15岁多。像他这个年纪的知青,在当年400万“老三届”知青中,年龄最小!他当年插队的延川县梁家河村,山大沟深,土地贫瘠,自然条件非常恶劣,当地农民辛辛苦苦干一年连肚子都填不饱。试想,一个在北京长大的15岁少年,孤身来到穷乡僻壤的黄土高坡,其中有多少困难、多少委屈需要他去面对、需要他去适应!
  习近平总书记在1995年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时说:那时候什么活儿都干,开荒、种地、铡草、放羊、拉煤、打坝、挑粪……几乎没有歇过。他扛200斤麦子,十里山路是不换肩的。到1975年末,当初来延安的26200名北京知青只剩590人。习近平总书记插队的梁家河,到1974年10月就只剩他一个知青了。知青院子变得冷冷清清,居住的窑洞也变成了冰房冷灶。但他却不急不躁、不慌不忙,依然是该干活干活、该吃苦吃苦,不但入了党,还当上了大队党支部书记,完全是一付“铆足劲扎根干”的心态。这种坚忍不拔,这种志存高远,这种任随“云卷云舒、花开花落”的稳健淡定,格局何其大度,胸怀何其宽广!
  现在看,这些曲折经历和艰苦磨砺,恰恰是习近平总书记当年离开学校和家庭,走向社会“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的人生第一站,是他读懂人生、读懂中国、读懂人民、读懂中国共产党的重要起点。15岁来到黄土地时,他曾迷茫、彷徨;22岁离开时,他已经有着坚定的目标、充满自信。有人说,没有梁家河的7年,便没有习近平总书记今天的从容执着和大气磅礴。习近平总书记也曾坦诚地说,在他的一生中,对他帮助最大的,“一是革命老前辈,一是我那陕北的老乡们”。正是黄土高原的苍天厚土,孕育了青年习近平宽厚敦实的优良品质和滴水穿石般的至高境界。7年的农村生活、7年的甘苦与共,不仅使他和陕北乡亲们结下了深厚情谊,也使他从小就对农村、农民和脚下的热土有了更切身的了解和感悟,对改变国家、人民、民族的命运增添了毅然决然的抱负和担当。
  有一种奋斗脚踏实地——习近平总书记是在长期实践中成长起来的我党领袖
  我们国家历史悠久、地域广阔、人口巨量、民族多元,决定了党和国家领导人必须具有熟知国情、了解百姓,胸怀全局、把握实际的基本特质,以及顶层设计、系统思考、战略谋划、统筹兼顾的掌控能力,而这种特质和能力形成,必须经过多层级、多系统、多领域的实践历练和长期积淀。在国外选举领导人,只要有雄厚资金支持,加上能言善辩,像特朗普这样的财团老板照样可以胜出,像马克龙这样资浅望轻的年轻人也能一步登天。而我们国家的省长、部长,往往都需要二三十年以上不同层级、不同岗位的历练和筛选,中央政治局委员、政治局常委更是经过了多岗位、多层级、多领域的历练。何况我们国家的很多省份,在幅员、人口上都要超过世界上多数国家,甚至一个县所负责的地域都比有的国家还大。
  翻开习近平总书记从1969年下乡当知青,到2012年十八大召开时的工作履历,可以发现这44年中,他从下乡知青成长为党的领袖,从大队党支部书记到党的总书记,从普通公民到国家主席,从一般军官到军委主席,从政经历遍及党、政、军各个领域,历经村、县、地、市、省、直辖市,直至中央等所有层级的主要岗位,每一层级都历经几年、都扎扎实实、都政绩卓著,每一岗位都干在实处、走在前列。在梁家河任大队书记时,他带着乡亲们光脚站在冰水里修淤地坝,搞科学种田,使粮食增产60%;他创办农村铁匠铺子,在简陋的窑洞里打出了小农具;他创建陕西首个沼气池,使梁家河成为全省能自行解决照明供热的第一村。
  1982年3月,习近平总书记从军委办公厅到河北正定,开始全面执掌一方。可以说,他真正的主政之路始于正定、源于正定。他自己也说“正定是我从政起步的地方”。在那里,他把念好“人才经”作为推进改革的重要抓手,亲自向全国发出100多封“求贤信”,亲自邀请包括华罗庚在内的53名全国知名专家担任经济顾问。
  接下来,他离开正定南下福建,一干就是17年多。这17年多,他在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生态文明、社会治理等方面的现代治理能力得到全面历练、展示和提升。在厦门,他第一次亲历城市的管理和发展,丰富了改革的实践、开放的实践。在宁德,坚持从严治吏,开启了抓“关键少数”的尝试,严肃处理违规建房,查处400多名干部,展示出铁腕反腐的胆识和魄力。在福州,着力推行“马上就办、真抓实干”,曾带领市区领导两天接待逾700位来访群众,当场拍板、限期解决近200个问题。任福建省长,率先提出建设“生态省”的战略构想,福建成为当时全国唯一的水、空气、生态环境全优的省份。
  主政浙江,他提出在“腾笼换鸟”中实现“凤凰涅槃”,总结实施著名的“八八战略”,把浙江带上了发展快车道,使其成为全国可持续发展的试验田和排头兵。2007年,他临危受命上海市委书记,虽然只有7个月时间,但马不停蹄考察了全市所有19个区县,力推以上海为“龙头”的长三角一体化,今天的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与其殊途同归。
  习近平总书记后来提出的好多思想与重大战略,早在很多年以前就生根发芽,既一脉相承又与时俱进。正是经过一步步丰富而长期的实践锻炼,厚植了他治国理政的根基,一经站上领导党、国家和军队的最高岗位,就立刻展现出非同凡响的伟人气魄和领袖风范。这种气魄和风范是一种无形的力量,一种可以把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凝聚和团结在周围的力量,一种能够鼓舞和感召13亿多中国人民为实现共同目标而戮力奋斗的力量。
  有一种梦想强国强军——习近平总书记是在新的伟大斗争中确立起来的我党领袖
  伟大梦想要靠伟大斗争去实现,伟大斗争要以伟大梦想为目标。习近平总书记庄严宣告“我们正在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并号召全党:实现中国梦强军梦、走好今天的长征路,既要敢于斗争,又要善于斗争。十八大以来这5年,我们面临的环境变化之快、改革发展稳定任务之重、矛盾风险挑战之多,都前所未有,都难以想象。我们虽然已经坐上了全球治理舞台的“主桌”,但将强未强、树大招风,容易“木秀风摧”;“东方睡狮”已经醒来,但也面临虎狼围猎的巨大风险,遇到的战略围堵、战略冲撞、战略干扰更加尖锐激烈;重整行装再出发,但新长征路上“雪山”“草地”横亘在前,还有许多“娄山关”“腊子口”需要征服,需要我们“而今迈步从头越”;改革是决定中国命运的关键一招,但深改路上处处是“硬骨头”,牵一发而动全身,只能成功不许失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讲:“事非经过不知难”“狭路相逢勇者胜”。在难题、高压、重任面前,没有“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气概是断难取得成功的,这种气概就是对人民负责、对历史负责的担当精神,就是直面问题与挑战的斗争精神。习近平总书记以“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沉着和勇气,挑起了大国领袖的重担,成为领导这场伟大斗争的全党核心和扛鼎巨擘。
  请看全面从严治党。党的十八大后,从迅即出台八项规定,到用巡视派驻、机制创新、法规建设步步扎紧制度笼子,再到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全面规范党内政治生活,始终以“永远在路上”的鲜明态度正风肃纪;从说出“从来就没有铁帽子王”“不得罪成百上千的腐败分子,就要得罪13亿人民”这样斩钉截铁的话语,到坚决查处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令计划等重大腐败案件,再到“打虎”“拍蝇”“猎狐”无禁区、全覆盖,一路所向披靡,势如破竹,始终以壮士断腕的勇气、猛药去疴的决心推进治贪反腐;从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到“三严三实”专题教育,再到“两学一做”学习教育常态化制度化,始终以久久为功、步步为营的韧劲,营造政治生态的山清水秀、海晏河清。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反腐不是看人下菜的“势利店”,不是争权夺利的“纸牌屋”,也不是有头无尾的“烂尾楼”。我们一定能赢得这场输不起也决不能输的斗争!
  请看全面深化改革。习近平总书记更是亲肩重难、直面挑战,对党政军多个领域的改革都亲自挂帅、亲任一把手,每一个领域的重大改革都使命关全局、责任重千钧。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于2013年12月30日成立,到今年7月19日已经召开 37次会议,每次都是习近平总书记亲自主持。各领域具有四梁八柱性质的改革主体框架已经基本确立。中国全面深化改革伟大进程,正以越来越快的步伐、越来越实的脚印,进入“施工高峰期”和“收获期”。在这个伟大进程中,习近平总书记先之劳之、率先垂范,掌舵“中华号”巨轮劈波斩浪、扬帆远航。
  再请看人民军队的建设和改革。党的十八大以来这5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围绕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党在新形势下的强军目标,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的5年,也是瞄准建设世界一流军队,攻坚克难、开新重塑的5年。这5年,他亲自定夺、亲自组织到古田召开全军政治工作会议,引领军队在“思想建党、政治建军”上正本清源、找回初心。这5年,他亲自主持制定新形势下军事战略方针,重塑军队组织形态,调整领导指挥体制,优化军事力量体系,使人民军队脱胎换骨、焕然一新,被外电称为“破天荒之举”。这5年,他亲自上海岛、踏边关、走戈壁,上战舰、进战车、登战机,入班排、看哨所、去前沿,每到一个地方必视察驻地部队,每年全国“两会”必到解放军代表团共议国是军情。习近平总书记忧军爱军的真挚情怀和强军兴军的殷殷嘱托,是时代的号角和催征的战鼓,汇聚成全军将士备战打仗的磅礴力量。
  “新旧相推,日生不滞”。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未来之门已经开启,强国梦、强军梦的步伐越来越激越昂扬。从“天眼”探空到“蛟龙”探海,从“墨子号”发射升空到“海洋六号”极地科考,从首艘国产航母下水到国产大型客机C919成功首飞,深空、深海、深地、深蓝,“国之重器”不断涌现,创新成果惊艳全球,中国人的信心和梦想不断被点燃。这5年,我们一路走来,大家有一个共同的感受:无论治党治国还是治军,我们做了很多过去认为做不到的事情,解决了许多曾经认为解决不了的问题,世界都在惊呼“风景这边独好”。“中国速度”“中国奇迹”,越来越响彻云霄、声震全球。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现在,我们前所未有地靠近世界舞台中心,前所未有地接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前所未有地具有实现这个目标的能力和信心”。
  这让我们不由想起87年前毛主席在井冈山上提出的那个著名论断:对于中国革命前途来说,“它是站在海岸遥望海中已经看得见桅杆尖头了的一只航船,它是立于高山之巅看东方已见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日,它是躁动于母腹中的快要成熟了的一个婴儿”。今天,一个新时代的中国梦、强军梦又一次“光芒四射”、又一次“喷薄欲出”。我们坚信,有党中央坚强领导,有深得全党全军全国人民衷心拥戴的习近平总书记这个核心,在不久的未来,中国梦、强军梦一定会善作善成、梦想成真!■
  (本文转载自2017年7月28日《学习时报》)
  责任编辑:刘 海